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

不仅提供价格合理的正品药物

                         还提供药师专业的用药指导。

    • 客服电话

    • 400-855-6332
    • 服务时间

    • 24小时客服热线
    • 微信二维码

医药代表非正常销售:带金销售举报信曝光!医药代表被裁导致鱼死网破?

首页标题    医药行业    医药代表非正常销售:带金销售举报信曝光!医药代表被裁导致鱼死网破?

     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日前,一封匿名举报信在网上广为流传。
举报信称,北京某医院部分科室和云南省某公司医药代表存在非正常销售关系——即带金销售问题。


根据举报信内容,该医药代表负责向医院销售药品,按照医生开药的数量给医生药品回扣。
该药每盒36元,给医生的回扣是每盒6-8元。
举报信中还列举了北京某医院10月药品销售额,医生开药数量从18盒到440盒不等。


该医药代表在举报信中称,其实药的效果一般,很多病人反映没什么效果,全靠药品回扣医生才开药。
而且该药物毒副作用大,会引起口舌手脚发麻和肠胃不适,长期服用对心脏和脑部有不可逆的损害。
“我在这几年销售这个药品的过程中,每年都提心吊胆,经常遇到出现毒副作用的人,每次都是通过给医生钱,让医生把病人打发走”。

网传举报信

健康界联系到注册于云南省的该企业公关部人士,询问该举报信是否出自该公司旗下的医药代表?该公关人员在给予健康界肯定的答复之后,并未就接下来将如何解决此事做出回复。


医药代表被裁激化矛盾

对于上述举报信中所涉药品本身的疗效与副作用,上海某医院骨科医生告诉健康界,该药品属于中成药,常用于骨科消炎止痛,平时不作为一线,而是二线药物。
“这个药医院以前有的,效果还是不错的,对大部分病人有效果,但小部分病人用后会有胃肠道反应。

与上述医生的意见略有差异,成都某医院的一位药师告诉健康界,从中药药理研究上来说,这款药的原料确实有祛风湿、止痹痛之功效,但也有唇舌发麻以及循环系统毒性这些不良反应。
他认为,这款药应是化学合成的,和天然原料还是有一定差距。
但不论是合成的还是天然药物提取的,是药三分毒,只要正确使用,只要正确使用就可以利大于弊。
如果效果确如举报信所言,那么应该是企业对医药代表的管理出了问题。


这位药师告诉健康界,之所以会出现医生“吃回扣”现象,主要因为同类药品竞争大,挂网价格高,厂家推广费占比过高(利润大部分用于营销,少部分用于研发)。
他表示,要解决“回扣”问题,应当从制度方面改进。
一方面,要加大法治宣传;另一方面,要加大药品招标采购力度,把更多的品种集中统一起来采购,不给药物带金销售以灰色空间。
而对于医药代表来说,也应该从传统思维中跳出来,转做学术推广,要比医生更了解药品。


事实上,进入2020年以来,医药代表的举报信已经变得越来越常见。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蚌埠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药剂科主任石庆平,正是因一封举报信而遭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种现象越来越多,与药品集中采购脱不了关系。


相比新药,非专利药的竞争对手众多,而价格、市场空间都在压缩的情况下,竞争更加残酷。
例如在第三批国采开标之时,业界已经看到了市场竞争的惨烈。
二甲双胍、卡托普利底价刷到1分多;中标品种最多的齐鲁制药,至少有5个品种给出了全国最低价。


目前,带量采购已经进行了三轮,第四轮也即将启动。
知名医药行业观察者、风云药谈撰稿人张廷杰曾告诉健康界,“部分药企在集采过程中发现,产品在低价中标之后销售量并没有达到预期,反而那些未中标的产品卖得很好,这也就滋生了吃回扣、私交易的案件频繁发生。

在这样的环境背景下,许多医药代表或药企纷纷走在法律的“边缘”内实施交易。
各项政策迅速落地,给医药行业带来了极大压力,带量采购未中标产品的利润空间也被极度压缩。
受影响的品种代表岗位调整,未受影响品种的业绩指标剧增,这都给医药从业人员带来巨大压力。
压力之下,对人员进行结构调整成了内外资药企的共同动作。


据健康界了解,部分外企和国内药企在进行人员调整时,多会给予较好的离职补贴。
但是更多的药企在给经理们下达人员调整方案时,给出的要求是尽量不给赔偿。
因此,甚至有医药代表在社交平台哭诉,在外企工作15年,挺过了疫情,但近期却被以合规名义裁员。


最近被曝出的极端案例是,一家名为“药吃瓜”的公众号推文称,有代表卖房卖车垫付了费用,结果还是被裁员了,而垫付的费用,公司也不给报销了。
在这种内外交困情况下,自今年下半年以来,已有很多大字报贴到了医院。


医药代表合规化上路

这一波举报,实际也跟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对商业贿赂增加了行业禁入等规定,以及或将追责企业的"连坐"有关。


国家医保局《关于建立药品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显示,医药企业在承诺杜绝商业贿赂及操纵市场行为同时,还要承诺对于委托服务企业、代理企业为己方药品实施的商业贿赂、操纵市场等违法行为,连带承担价格和招采信用惩戒责任。


在行风建设趋严,大批院长、主任纷纷"落马"的情况下,关于医药代表贿赂的举报信频频出现,也给医院造成了巨大压力。
结合疫情,已有湖南、北京、广州等多地的大三甲医院发出禁令,甚至禁止医药代表等企业人员进医院,否则停药。


"现在很多医药代表因为医院的‘禁令’,正常的工作也没法开展;而有一些医药代表也不想违规,但背着任务,甚至还得自己先垫资去维护。
"此前一位华东医药代表向健康界表示,很多人都已经转行了。


"在带量采购、医保结余奖励等背景下,医药营销规则已经在逐渐改变。
未来医药代表将回归其本质,不再背销售任务,而转做纯学术推广。
因为很多医生仍需要对产品的特性、治疗方案等进行了解。
"张廷杰认为,虽然医药代表现在处于艰难的转型期,但这个职业不会消失,未来一定是走向正规化,比如转做临床学术活动就是其选择之一。
 

2020年12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