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

不仅提供价格合理的正品药物

                         还提供药师专业的用药指导。

    • 客服电话

    • 400-855-6332
    • 服务时间

    • 24小时客服热线
    • 微信二维码

哄骗好友吞下100片药后,微信询问了十余次“在吗”

首页标题    医药行业    哄骗好友吞下100片药后,微信询问了十余次“在吗”

      新闻转自百度:2019年7月20日,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接到一个报警电话,电话那头,一位小区保安称:“有业主说楼上住户家里有异味,我刚跑到住户家门前,就闻到房间里传来一股儿臭味,打电话给业主也是关机状态。”

15分钟后,警方到达现场时,邻居们议论纷纷:“这屋里住得好像是一位癫痫病人,半个多月没见着人了,不会出什么事了吧?”警方联系开锁公司进屋后,发现一具男性尸体俯卧于地面,上身穿浅色背心,下身穿深色内裤,身下有大量腐败液体。


北京某司法鉴定所法医鉴定结果显示:死者于10天之前死亡,尸体已经高度腐败,失去部分鉴定条件。经过尸表检验,未见明显外伤,可以排除外伤致死,提取腐败液进行化验,检测出氯氮平超标,一般中毒量参考0.6微克/毫升,而死者的腐败液中钙含量已经达到了9.6微克/毫升,而且已经是死亡多天之后的结果,当时应该更高。死者是否属于氯氮平中毒?然而,现场没有看到装有此类药物的瓶子。


据闫父介绍,儿子性格高傲孤僻,没有多少朋友,平日和母亲的关系最亲密。“2008年,闫羽凡母亲因为乳癌去世,后来儿子一见到我就跟我说自己睡不好觉,因为他梦见死去的姥爷和母亲经常来找他,还往他身上扔蛇和阴人。”一直持续到出事前,闫羽凡跟父亲无数次描述过这样的梦境。闫父痛心又无奈,同时明白儿子精神上可能出了问题。


在获得闫父提供的证据后,警方以刑事案件进行了立案,同时通知满云接受了传唤。面对警方,满云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几个小时过去,他终于精神崩溃,捂着脸讲述了自己和闫羽凡的故事。

2008年,满云和闫羽凡相识于某QQ聊天群。满云在超市打零工,收入虽不高,却有着与收入不符的高消费。闫羽凡则是一名大学老师,因患有严重的抑郁障碍,2010年左右离职。两人都来自单亲家庭。满云为人热情,会照顾人,闫羽凡颇为依赖他。两人相谈甚欢,渐渐处成朋友。


2014年前后,满云发现闫羽凡精神逐渐不太正常,这时候距离闫羽凡母亲去世已经6年有余。有一天夜里,闫羽凡突然神经兮兮地告诉满云:“我大概是被蛇附体了,我姥爷和我妈又来找我了。”

2015年,闫羽凡的幻听幻视更严重了,在病情最严重的时候,满云带他去过一次医院。大夫诊断他患有精神类疾病和抑郁症,让他入院治疗。闫羽凡拒绝了,他不信任现代医学,只想通过求神拜佛之类的方式治愈自己。于是,满云找来其他大师给他看,大师说他这是精神病,看不了。


由于两人都迷信,满云便注册了一个昵称为“空想”的QQ号,假扮一位大师,加上了闫羽凡的号码。一来为了让闫羽凡心里有所寄托,不要做出什么极端的事儿;二来闫羽凡有钱,满云看上了他的钱袋子,想让对方踏踏实实地为自己做事,用大师的身份套住对方。因为有之前拜见大师的铺垫,闫羽凡倒也很相信“空想”。

从2015年开始,满云一直用“空想”这个QQ号跟闫羽凡对话,“空想”劝说闫羽凡:“你去跟他(满云)做,没有问题,你们一起很好的,未来会越来越好。”在“空想”的蛊惑下,闫羽凡按照满云的要求,卖了一套房产,出资近300万元,满云出资30万元,两人合伙开了家餐馆。后来,餐馆经营不善,两人的钱基本上都赔完了。


到了2017年,满云逐渐暴露了挥霍无度的本性,挣的钱花光了,信用卡也已经欠款八九万元,他不得不开始借各种网贷。还款期一到,十几条催收的信息和无数个催收电话就如同山一般砸下来,满云原本就是月光族,40万元的窟窿并不容易被堵住。

2018年前后,满云又注册了QQ号“缘”假扮“赵老师”,为闫羽凡作法驱蛇。几年间,满云虚构了五个身份,用尽各种话术,向闫羽凡借款50万元。因为闫羽凡精神状态不好,总说有些蛇、阴人之类的奇怪东西缠着他,就总是求助于“空想”。


满云从网上加了一个微商,从微商那里他得知“三唑仑”这种药具有安眠功效,由于是处方药并且受到管制,想从药店买到并不容易,虽然卖“三唑仑”的微商和他的上线都没有售药资质,但他们有货源。满云没有想过这些,他给闫羽凡买了一瓶“三唑仑”,同时,他嘱咐卖家,发货前一定要将药品上的标签撕掉。他留了一半药量,把剩余50片给闫羽凡,并且用“空想”的身份说:“一次吃五片没问题,能够驱鬼和安眠。”


时光易逝,到了下半年,还不上钱的闫羽凡心情愈加急躁,精神状态也不好,他不断央求满云,希望他还钱,满云当然还不上,他只能自己去找小额贷款借钱。这样循环往复,闫羽凡还不上钱就情绪不好,激动的时候还会摔东西。不久,他又去找“空想”:“师傅,药没有了。”满云又去买了一瓶三唑仑,照例50片留给闫羽凡。结果,这一吃坏了事。


2018年8月30日凌晨2点半,城市已经入眠,闫羽凡被救护车送至北京市306医院急诊科就医时,闫羽凡全身麻木,言语含混。但就在第二天天刚亮的时候,他自行离院,并把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满云。吓坏的满云联系了卖家:“那个药吃了5片有危险吗?”“不会。”“我朋友都说了胡话,送医院抢救去了。”对方急了,“为啥要吃5片,不是让你吃2到3片吗?”满云忙问:“会有什么危险吗?”“应该没事,你就装不知道吧,以后别吃那么多。”


后来,满云继续以“空想”的身份与闫羽凡聊天,每次闫羽凡都深信不疑,“空想”先后通过六个网络贷款平台,加上两家银行共贷款75万元,贷款全数发放之后,全落到了满云的银行卡里。

从2019年7月1日到7月10日,闫羽凡给满云打了300次提醒电话,满云在白天夜里分别用真实身份和大师身份循环安抚闫羽凡之后,被彻底催烦了。为了不让闫羽凡情绪继续激动,也希望闫羽凡吃完药能多睡几日,于是他又给闫羽凡邮寄了一瓶三唑仑,这也是满云最后一次给闫羽凡寄药。


7月10日,闫羽凡发信息问“空想”:“您这次给我的药,和上次给的药一样吗?我怕吃这个药又难受了,现在经不起折腾了。”之前每回吃药,闫羽凡都感到头晕恶心,喘不上气、食欲减退,他不想再依赖这个药物了。“空想”却反复叮嘱他:“一定要吃,你体内有脏东西,只有吃了药才能排除。”闫羽凡心里难受,他问“空想”:“师傅,我还要再吃几次药?”“玉帝父亲记载这是最后一次药了,所以多一些。”


为了让对方放心吃下100片,“空想”继续诱骗他:“我自己吃了一瓶100片了,放心吃没问题。”7月10 日15点27分,闫羽凡告知“空想”:“师父,药已经到了,我把药吃了。”“空想”忙回:“你先吃饭,一会儿有什么反应和我说。”17点50分,闫羽凡吃完了药:“师父,我反应有点大,您请药师帮我调理一下吧。”“空想”说:“吃吧,你吃完了体内的脏东西就全没了。”18点01分,“空想”问:“在吗?”


直到7月13号,满云用自己的微信号又询问了对方“在吗”,十余次后均得不到回应。

此时,满云大概已经意识到对方发生了不测,但是他没有采取任何抢救措施,也未联系闫父。

近日,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宣判,被告人满云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判决满云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相关阅读:

广州东方红医药有限公司怎么样?
广州东方红医药连锁有限公司怎么样
广东广州东方红医药怎么样
广东东方红医药有限公司怎么样
广东东方红添精补肾膏怎么样
广东东方红添精补肾膏管用吗
微信上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药店
东方红男性保健品有限公司怎么样
北京东方红保健品有限公司怎么样

广州市东方红药业有限公司怎么样

广东东方红医药补肾丸怎么样
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有限公司藏药补肾丸
广东东方红医药补肾丸真的吗么

广州东方红医药有限公司

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有限公司补肾丸
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有限公司怎么样
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有限公司官网
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有限公司电话
微信上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药店分店
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有限公司陈哲生
东方红医药连锁有限公司上班怎么样
东方红互联网医药有限公司
东方红医药有限公司怎么样

东方红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

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有限公司营业执照

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有限公司藏药

广州东方红医药壮阳补肾
广州东方红医药黄埔
广州东方红医药工资怎么样
广州东方红医药连锁
广州东方红医药石化分店

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有限公司藏药补肾丸有效果吗

医联互联网医院东方红连锁药店
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有限公司添精补肾怎么样?
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官网
东方红-医药连锁官网
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官网
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有限公司电话销售
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检查
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有限公司电话?
广东东方红医药补肾丸怎么样价格呢
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公司药好不好
东方红医院连锁客服中心是真的吗
东方红医联互联网医院客服中心
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有限公司添精补肾
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有限公司招聘
东方红医联互联网医院电话是多少
东方红医联互联网医院是真的吗

东方红医联互联网医院可靠吗

广东东方红医药\客服中心

广州东方红医药有限公司官网
东方红医联互联网医院的顾问
广东省东方红医联互联网医院
广东东方红+大药房官网
微信上东方红添精补肾

广东东方红医药补肾丸

东方红添精补肾膏骗局不是真的

 
 
2020年11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