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东方红医药连锁

不仅提供价格合理的正品药物

                         还提供药师专业的用药指导。

    • 客服电话

    • 400-855-6332
    • 服务时间

    • 24小时客服热线
    • 微信二维码

膝关节康复记分享

首页标题    健康知识    膝关节康复记分享

我的左膝关节彻底康复大概有1年时间了,觉得还是有必要把他记录下来,分享给以后可能遇到此类问题的朋友。

年轻时当大夫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五六十岁的人来求治膝关节炎,对于我来说最拿手的就是用针灸“侍侯”。大多数时候病人会说:“有效果!”但也只是听病人说说而已,到底有多大效果还真是不知道,有些病人治好了不来了,有些病人没有治好也不来了,反正病人始终像流水一样。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之间我也被称为“老同志”了。前些年先是颈椎不舒服,经过几年调养,症状消失;后来左上臂疼痛了一年多,自我断断续续针灸了一年多,也已痊愈。到了2016年左右,每当爬山或者登高总觉得左膝关节有不舒适之感,不过心中也没过多的在意,每天照长跑,只是比年轻时每天跑的距离短了点。

2017年11月12日因公去深圳出差。11月的深圳,气候宜人,工作之余,受深圳华大基因几位朋友的邀请,前往盐田海滨栈道去跑马拉松。盐田海滨栈道全长接近20公里,被誉为世界第一长“海滨玉带"。在这个美丽的海滨玉带去跑步,对于一个有着十几年跑龄的人来说该是人生多么惬意的一件事啊!

    跑步前热身准备,然后跟着一群经常跑马拉松的“小朋友”出发了。这些小朋友真的是不一般,看着他们轻赢的步态,好像自己也年轻了许多,不知不觉自己也加快了跑步的步伐。然而等跑到10公里的时候,左膝关节开始不听使唤,感到特别的酸痛,只能停下前进的脚步,休息了一个小时也未有缓解的趋势。后来一步一拐的慢慢走回了住宿的酒店。几天过后,虽然症状不再严重,但是左膝关节始终觉得隐隐不适。由于没有大的影响,也没有引起大的关注。

2018年2月底,欧盟医学学术会在澳地利维也纳召开,这是欧洲最具影响的学术会议之一,为了追踪世界医学影像图书之前沿,计划陪同西安交大一行人前往。去之前由于左膝关节没有得到完全恢复,心中有点胆怯,想去又不想去,但考虑到各方因素,不得不前往,毕竟工作第一,与大家商议好陪同专家去的事亦不能食言。

出国前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带上了必备的防寒服、感冒药,尤其是带上家里面以前就有的防护关节的“马明仁牌膏药”。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终于到了这个让人向往的音乐之城——澳地利维也纳,那时正值澳地利最冷的时候,正好又遇到了几十年不遇的欧洲大寒流。可以说终生也没有“享受”过这么冷的天气,风夹雪,带着“哨声”。出了机场未来得及加厚裤子,这样的天气下,在外站一会如同光着腿一样,冷风嗖嗖的直往下肢吹。

会议中心离住的地方不是很远,大概几公里的路程。出去时选择了城市公交,主要是想看一看维也纳的市容,看到的和想像的大不一样,维也纳也不像想像的那么美好,没有太高的高楼,街道也不是那么的宽广,就如同中国的“三线城市”一样。坐了坐城市的地铁,发现地铁时间已经很长,已经很老旧,感觉整个城市的基础设施已经老化了。而中国不一样,基础设施虽然起步晚,如同一个刚入青春期的年轻人一样,各个方面都充满了活力。

去的第一天主要是在酒店休息,第二天去开会。到了会场,深深的感到中国不一样了,有来自中国各地的学者,有许多中国公司的广告,在国际会议大厅就有中国医疗企业在摆摊,全在显眼的位置 ,俨然一个主办国。有经常参加会议的朋友告诉我,中国确实是不一样了,以前最为显眼的位置多为日本企业所占领,而现在只要是大型的国际学术会议,中国学者与企业已经开始走上前台,几十年来,中国学者与企业在看着别人跑,到跟着别人跑,到现在的能一起跑。我们相信,终有一天中国学者与企业一定会领跑世界,不过要走的路还很长,我们与人家的差距还很大。

会议很紧张,基本上没有休息的时间,只能在返回国内的前两天,忙中偷闲,抽半天时间去看一看古老的维也纳城。维也纳位于多瑙河畔,是奥地利的首都,全国9个联邦州之一,也是欧洲主要的文化中心,被誉为“世界音乐之都”。尤其是想到多瑙河畔边走一走,看一看,小时候,看电影“蓝色的多瑙河”,一直想知道真正的多瑙河是什么样子,今天终于有了这个机会。记得那天下午,几个人出去,不停地走,不断地看,好在几个景点都距离不远。去了美泉宫,斯蒂芬大教堂,霍夫堡皇宫。本来想晚上去维也纳音乐厅,聆听维也纳的音乐经典。可惜当天音乐厅没有开放,只能拍照留念了。最后在我的要求下,几个人去了多瑙河畔。站在多瑙河的桥上向河面望去,河水已经全部结冰,风也特别得大,心想真的是中医所说的“水生风”。几个人本想照像,但手压根就伸不出来,冲锋衣加帽子也无法抵御河面上刮过的寒风。河面与西安东郊浐灞差不多,貌似也没有什么两样。

时间太紧了,不知不觉到了傍晚,一行人又走回了酒店。在回酒店的路上,我的左膝关节已经感到特别的不适,走路开始出现了跛行,感到无法用力,心中还想着回酒店后休息一个晚上就会好。第二天醒来,左腿的不适感越来越严重了,左腿抬起来也困难了,左脚已经不能着地,左膝关节也似乎有点肿胀。此时最大的担心就是如何返回国内,以及是不是患了什么特别重的病,身在异国的那种无助,真的没有人会感同身受,好在我还有同行的伙伴。唯一可以用得上的就是把去澳地利时带的马绪斌先生送的膏药。

 

到了返回那天,病情似乎有所好转,但依然很严重,左腿还是行动不便,需要人扶着走。到了维也纳机场。其他人去办登机手续,我一个人在机场大厅一跛一跛的前行。机场的服务小姐看到了我行动不便,过来问我是不是需要轮椅与服务?说真的是需要,但不好意思让服务小姐推着,就没有要,连说几个谢谢。一路返回顺利,病情依旧。

返回西安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西安交大附属二院拍了个片子,老朋友二附院贺西京院长关心无微不至,特别按排。片子出来后,几个专家表示没有特别大的问题,建议再拍一个膝关节核磁片(MRI),4月初在交大一附院朋友的帮助下核磁检查顺利进行。专家朋友们最为核心的建议就是休息,不要到处乱跑了,治疗得当完全可以恢复,治疗不当关节可能变形,影响功能活动,大家特别叮嘱不能不重视。尤其是我的大学同学们,一个一个的给我讲他们遇到的临床案例,总而言之,就是要休息,要积极治疗,不能再从事剧烈的运动。如果不想关节废了,就得听他们的话!治疗方法提了一大堆,经过分析:一是吃氨糖,二是针灸,三是理疗,四是贴膏药。当然针灸是我的手艺,理疗在家也能开展,不用求人,针最好是温针灸。河北省人民医院的同学说:“温针灸,效果好,驱寒通经止痛,利于恢复,自己整吧。”第二天,我大学时的老师贾成文教授特意叮嘱马绪斌(马明仁先生的孙辈)先生又送来了一大包他的膏药,“马明仁牌膏药”。在此要特别感谢马绪斌先生对我的关心,感谢他的膏药。

 

 

经过半个月的自我治疗,病情开始好转,关节肿胀开始好转,左膝依然疼痛,上下楼还是不敢用力,尤其是下楼时得慢慢的下,没有特别的休息,依然是国内到处飞,工作依旧。治法方法:氨糖按照说明坚持服用,基本上用了1年时间。针灸处方:神阙、关元、梁丘、鼻犊、血海、阴陵泉、足三里、阿是穴。温针灸,或者艾灸。前1个月每天1次。实在不想扎针了就用艾灸疗法,穴位同上。以前每天坚持的跑步基本不再进行了,快步走也已停止。还特意在淘宝上买了一个理疗灯,不过也没有坚持多长时间,可以说理疗对于疾病的恢复没有起到大的作用。就这样的治疗,基本上是断断续续坚持,间断的进行,病情一天好似一天。最后膝内侧的阿是点我自己采用了刺血疗法,疼痛点得以很快消失。到了2019年年底的时候,病症基本上全部消失了。

我的膝关节疾病,从最初的担忧,到一步一步的好转,一直到了现在全部恢复,又可以每天锻炼了。我膝关节疾病的康复,使我真心感受到了中西医结合治疗的好处。说明中西医结合治疗是有效的,针灸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但确实需要坚持,断断续续也好,希望短期内完全治好是很艰难的,除非您遇到了神医。

2020年7月2日